科技子公司,能否打开银行场景金融第二增长曲线?_ON智云


发布日期 2022-05-26

互联网对各行业的变革,已不再是新话题,但对于银行业来说却有着更值得思考的意义。有......

详细信息

互联网对各行业的变革,已不再是新话题,但对于银行业来说却有着更值得思考的意义。

有银行业专家指出,过去的十多年,是银行业的黄金时期,但银行的经营模式和获客能力并未发生实质性变革,对网点和服务人员的规模依赖度依然很大。在消费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十年,一批互联网巨头通过电商、生活服务等占据用户场景时,银行业的处境变得愈发尴尬,不仅存量客户到访银行物理网点的频率逐年下降,在互联网公司涉足金融服务的竞争压力挤压下,将用户转化为客户的触达手段也受掣肘,缺乏有效场景成为银行获客的核心难点。

场景金融:银行数字化时代下的必然选择

场景是流量入口和数字化经营的基础。在数字化时代,场景金融成为银行业的必然选择和共识。场景金融,即在用户不同的消费或产业场景中嵌入金融服务,从而直接触碰客户需求痛点,为客户提供便捷、个性化的服务,提升银行对场景的触达和掌控力,让银行“前端场景化”,而不仅是“一个地方”。

场景生态建设,不仅是银行数字化转型的突破口,也是银行打造未来核心竞争力的重要途径。银行需积极建立场景思维,借助金融科技把控场景资源,实现场景化获客,开创第二增长曲线。

从银行业当前场景生态建设的实践来看,主要有两种模式:

渠道合作模式:商业银行通过与外部电商、生活类平台等第三方流量平台合作,通过API、H5等方式进行标准化封装,在流量平台内嵌入银行的账户、结算、信贷等金融产品与服务。例如美团平台中嵌入江苏银行、中国邮储银行等银行的信用卡或储蓄卡产品。

场景自建模式:商业银行通过自建电商、生活服务类平台,或搭建在线金融服务平台并接入第三方流量平台的电商或本地生活服务,来满足用户生活及金融需求。例如招商银行掌上生活APP、光大银行“购精彩”商城等。

难点与制约:场景生态建设的难题如何O破

虽然近年来商业银行在场景金融布局方面进行了诸多探索,但整体上来说成效有限。究其原因,商业银行与互联网公司在场景生态建设的能力和条件上有着根本差异,金融场景生态建设面临诸多难点有待突破:

一是合规性与风险隔离的要求。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金融业务与非金融业务风险隔离的监管,商业银行建设场景金融首先需要满足这一要求。2022年2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证监会四部门联合印发的《金融标准化“十四五”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到:“坚持金融业务与非金融业务严格隔离,厘清科技服务与金融业务边界,防范借科技名义违法违规从事金融业务。”

二是资源投入的制约。商业银行自建场景生态需要投入大量的人才和科技资源,且建设、运营及转化的周期长,对商业银行的资源投入、变革决心、战略定力等都是考验。

三是机制能力的制约。场景生态构建要求商业银行对用户场景具有一定的理解深度,具有构建、激活和持续经营场景的能力。但在银行业的体制下,商业银行普遍较为缺乏场景思维,难以匹配经营场景所需要的人才、技术、组织方式、管理架构以及具有灵活性的企业文化,这一点与市场化运作的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有很大差距。

四是获客、活客不足,体验欠佳。商业银行的金融服务天然缺乏金融以外的其他属性,因没有建立完整的场景价值链条,其场景并非全景化、立体化,容易只成为商业银行金融产品线上渠道的延伸,因此,场景平台的客户活跃度不高,用户使用频率受限。另外,为了满足金融服务配套的安全合规,商业银行构建场景的同时普遍增加了用户流程,极大地影响到用户体验,这一点同样不如互联网公司更能灵活把握用户体验与安全的平衡。

五是产业场景金融布局有待探索。商业银行布局重点多放在“消费场景金融”领域。未来银行场景金融布局应当是以大数据为主轴、以个人场景金融和产业场景金融为两翼的生态体系。当消费互联网时代大潮过去,产业互联网大幕拉开,又该如何布局“产业场景金融”,进而开拓场景化批量获客的第二增长曲线?

科技子公司:产业互联网下产业场景金融的新路径

基于以上难点,商业银行应结合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的市场化运作模式与体制机制,推动自身在场景布局、组织方式、运营方式、科技创新等方面的创新迭代,抓住产业互联网时代机遇,探索一条与自身经营逻辑一致的产业场景生态建设道路。

但银行体系下的机制创新迭代,本身相对困难。有专家认为,通过市场化运作的科技子公司进行产业场景金融布局,有望成为这一问题新的解决思路。

事实上,一些机制相对灵活、科技能力较强的商业银行例如华夏银行、招商银行等已经在进行探索和布局。

龙盈智达是华夏银行旗下科技子公司,聚焦产业数字金融,为产业场景提供数据管理、智慧经营、新技术应用等全流程科技服务,搭建了以核心企业为依托、服务产业链上下游的产业金融服务科技平台。对华夏银行来说,龙盈智达成为母行场景金融生态建设的重要尝试,有助于拓宽其金融服务场景。

与龙盈智达不同的是,招商银行旗下科技子公司招银云创明确提出聚焦产业互联网赛道,定位为“银企场景化联接平台”,在2020年3月开启市场化战略转型后快速发展。资金流管理是商业银行的核心优势,同时也是企业经营最迫切、最核心的需求。招银云创紧抓这一核心,发挥招商银行在财资管理方面的专业能力,以市场化的灵活机制,面向产业互联网生态中的企业客户,提供全流程的资金流数字化服务,借助在司库管理、费用管理和业财融合分析场景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实现对产业客户的场景化联接。

科技子公司以更加灵活的市场化机制,更易保持战略弹性和持续创新能力,同时借鉴互联网公司的运营模式构建产品力,打磨产品体验;通过科技服务作为切入,发挥非金融服务的客户吸附力,接入母行甚至其他银行的金融服务,更易实现金融服务与非金融服务的风险隔离。例如,招银云创旗下数字化产品“场景化费用管理SCO”,从企业差旅、出行、采购等高频支出场景入手,提供集场景支出、费用管理及银企直联等于一体的数字化服务,既有利于增强用户粘性,还有利于把握企业实际经营状况,以场景数据为支撑,帮助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更加精准的金融服务。

据统计,截至2022年4月,国内已注册的商业银行系科技子公司已达17家。目前各家银行对科技子公司的定位不一,但科技子公司绝不只是科技输出和盈利来源,而是可以有着更大的想象空间。从银行场景金融生态建设的视角来看,科技子公司“场景与生态”的价值体现,或许正是其更具战略意义的本质。